Site Overlay

梅森为权利活着

梅森正是被称作“权利法案之父”的那个美国人。然而,世人也许不知,为了坚持这部美国人今日家喻户晓的法案,梅森曾经备受挫折。

1787年费城会议得以召开,新宪法草案得以制定,62岁的弗吉尼亚州政客梅森费尽心力。然而,正因为这个他认为不可或缺的法案没有被写进宪法草案,梅森最后不肯承认它。他甚至赌咒说,宁肯剁下自己的右手,也不在上面签字。

梅森算得上当时最渴望一部宪法的那类人。他长期被认为是革命领袖和议会领袖,甚至连名噪一时的《独立宣言》,也被世人认为脱胎于他所撰写的《权利宣言》。

制宪会议终于召开,尽管吵吵嚷嚷,大方向却是确定的,那就是“走向共和”,结束美国此前松散的邦联制度。为了制定心仪的宪法,梅森来回奔走呼告。

梅森在辩论场上是个令人望而生畏的对手。参加制宪会议的时候,他已经是个患有痛风的老头子,脾气暴躁,对立场固执到一步不让。据说,他带点儿幽默的语言讽刺起人来十分辛辣。他曾极力推荐过的杰斐逊评价他:“语言既粗鲁又肆意,却生动形象,哲理发人深省,使人刻骨铭心。”

不过,制宪会议是个妥协场所,固执的梅森并没有凭借自己的高超口才说服那些各怀心事的同仁。梅森是奴隶主,拥有300个奴隶,他却坚持平等原则,坚决要求新宪法废除奴隶制。他要求设计中的国会众、参两院代表全部由人民选举产生。到最后,这些努力都受到挫折。他又期望能在新宪法后面附一个《权利法案》,保护对平民而言最重要的权利,以防止过于强大的中央政府侵害个人权利。

这个在如今看来几乎是毫无争议的提议,在当时却遭遇尴尬。除了一个没有投票权的州,所有参加制宪会议的州都否决了这个提议,包括梅森所在的弗吉尼亚州。反对他的人举出一个充分但显得过于理想化的理由:宪法不禁止的,就全部自由,因此,专门挑几个重要权利加以保护,不但没有必要,甚至还可能带来负面效果。

对一个固执的理想主义者来说,这样一个妥协的结果是不可接受的。他写信给几位好友,试图说服他们支持自己,却毫无成效。所有的路都被堵死了,梅森选择成为拒绝在新宪法草案上签字的3个代表之一。不但如此,回到弗吉尼亚的家里,他便把自己的反对意见写信寄到媒体,打响了美国宪法通过前的论战。

大势已经不可逆转了,就算是在弗吉尼亚,新宪法也最终得以通过。而作为反对新宪法的领袖,他过去的好名声也随之而去,取而代之的,是反对宪法这么一个并不那么光彩的名声。他和老友在革命时代结下的友谊也为此走到了尽头。甚至,他跟儿时好友、曾对他敬重有加的美国首任总统华盛顿断绝了往来。

离开政坛后,梅森被世人所遗忘。据说,就连几年后他去世时,讣闻也只有短短一篇。不过,《权利法案》却没有就此退出历史舞台。在为通过宪法而进行的斗争过程中,联邦党人为了争取反对者的支持,又一次妥协,承诺在宪法通过后会增加保护个人权利的修正案,也就是后来常说的《权利法案》。其中的内容,也多半来自梅森在弗吉尼亚州议会主持制定的那个《权利法案》。

《权利法案》通过时,赋闲在庄园里的梅森曾表示自己很欣慰,并说,如果再通过几个这样的修正案,他会考虑再次复出投入新政府工作。但他没有得到这个机会,因为没过多久,一场疟疾让他丧命。

不过,《权利法案》的生命并没有终结。每当美国人援引这一法案抗击压迫、主张权利时,他们也许已经不记得当年那个脾气暴躁的弗吉尼亚老头儿,但这并不影响享受这部法案对他们的保护。

凡本网注明来源:中青在线或中国青年报的所有作品,版权均属于中青在线或中国青年报社,未经本网授权,不得转载、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。

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,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并按双方协议注明作品来源。违反上述声明者,中青在线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

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XXX(非中青在线)”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 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
本网站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,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和看法,与本网站立场无关,文责作者自负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